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杀害Soleimani反映出一个咄咄逼人的国家安全团队不愿遏制特朗普

发布时间:2020-01-14 11:16:35来源:
  特朗普总统从上任之初就提出了杀死卡西姆·索莱曼尼少将(少将)的可能性。索莱曼尼是伊朗强大的军事指挥官,本月死于美军无人机袭击。

  作为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在一次采访中似乎没有听说过索莱曼尼或者他领导的准军事伊朗圣城部队。但在就职后的五个月内,特朗普提高了杀死他的可能性--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和几年里,他会多次提出这个想法。

  奥巴马总统现在决定采取行动,是对伊朗在中东地区不断增加的侵略的回应,也是奥巴马政府一直难以形容的“迫在眉睫的威胁”。但这次袭击也反映出特朗普对他的工作越来越放心,还有一批新的高级国家安全顾问,他们在伊朗问题上更加强硬,更愿意向他提供咄咄逼人的选择也不太愿意检查他的直觉。

  订阅“华盛顿邮报”最受欢迎的时事通讯:今天华盛顿邮报上最受欢迎的报道

  据一位现任和一位前美国官员透露,特朗普最初在2017年春天提出了杀死索莱曼尼的可能性,当时伊朗支持的也门叛军在特朗普抵达前向沙特阿拉伯首都发射了一枚弹道导弹。但当时的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Mattis)拒绝采取任何行动。

  一位前五角大楼高级官员表示:“这是一个经过一段时间反复讨论的想法。”他和其他人一样,要求匿名讨论内部讨论。“这不是一个很难或特别复杂的想法。”

  前白宫官员支持杀害索莱曼尼本月,马蒂斯的缺席被视为罢工继续进行的原因之一,推测马蒂斯要么不会支持这样的罢工,要么就不会向总统提出选择。马蒂斯拒绝就罢工或他会提供的建议发表评论。

  据前政府官员称,他的谨慎常常得到时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小约瑟夫·F·邓福德将军(Gen.Joseph F.Dunford Jr.)和当时的白宫幕僚长约翰·F·凯利(John F.Kelly)的支持。数十年来,这三人在海军陆战队服役,重点关注中东局势升级可能产生的后果。

  尽管马蒂斯以伊朗鹰派而闻名,但他将击败伊斯兰国列为优先事项。更广泛地说,他在担任五角大楼最高文职职位期间,专注于为可能与中国和俄罗斯等大国发生冲突做好军事准备。

  今天,国防部长马克·T·埃斯波(Mark T.Esper)正在接替马蒂斯的职位;联合酋长们有一位新主席,美国中央司令部(United States Central Command)有一名新指挥官,负责监督美国在中东的军事行动。

  00:0101:58总部Protests in Iran after it admits to shooting down passenger plane

  NBC新闻提供的视频

  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in伊拉克and叙利亚)所构成的威胁减弱,这让特朗普的国家安全团队获得了将重点更多地转向伊朗的许可。约瑟夫·L·沃特尔上将(Gen.Joseph L.Votel)曾在中央司令部(Central Command)退休,他是特朗普政府摧毁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计划的总设计师,也是让美国军队继续驻扎在叙利亚北部的坚定倡导者,以支持库尔德力量,确保伊斯兰国的残余势力不会回来。

  去年,特朗普撤回了其中一些军队,并宣布伊斯兰国战败。

  沃特尔的继任者,海军上将肯尼斯·F·麦肯齐(Kenneth F.McKenzie Jr.),让伊朗成为他指挥的首要焦点。这位前五角大楼高级官员说:“从Votel到McKenzie,情况、优先事项和性格都发生了变化。”

  另一个变化发生在总统的高级军事顾问的角色上。陆军上将马克·A·米利(Mark A.Milley)已接任邓福德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一职,后者在公开捍卫行政政策时扮演了一个保守的角色,并被刻意衡量。

  米利在聚光灯下表现得更自在,他一直是总统打击索莱曼尼决定的有力捍卫者,他说,总统国家安全团队中看到未来袭击情报的人“如果不是我们做出的决定,对美国人民来说将是罪魁祸首。”

  Esper最初面临的问题是,在政府对袭击Soleimani事件的公开回应中,他是否会让位给国务卿迈克·庞佩奥(MikePompeo)。但在此后的几天里,这位前陆军军官和国防行业说客已成为特朗普的代言人,多次出现在电视上,并在五角大楼向媒体发表讲话。

  埃斯珀在露面时表现得很好,他为总统杀死索莱曼尼的决定辩护,同时撤回或澄清了特朗普一些更值得怀疑的言论。

  在特朗普在Twitter上威胁要攻击伊朗文化网站之后,埃斯珀表示,美国军方将遵守武装冲突法,这将禁止这种攻击。

  三年的白宫经验进一步增强了特朗普的信心,还有一种感觉,即专家对可怕后果的预测,尤其是在中东地区,并不总是能实现。高级官员警告特朗普,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将导致整个中东地区对美国军队的袭击增加,但袭击从未发生。

  1月3日在巴格达机场杀死索莱马尼的决定是对一名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民兵在伊拉克杀害一名美国承包商和随后美国大使馆遭到围困的回应。一位前白宫官员表示,这是“很多人建议他不要这么做”的另一个例子,特朗普认为后果并不像预期的那么严重。

  特朗普身边还有一群似乎更加团结的顾问,尤其是他们对伊朗的看法。五角大楼的另一位前高级官员表示,其结果是“不那么内省,更少的辩论,更快的行动”。“这是一支规模较小、思想更为相似的球队,能够更快地达成一致。”

  该组织任期最长、最具影响力的成员是庞佩奥,他长期以来一直主张对伊朗采取更强硬的姿态。

  Esper与他的前西点军校同学庞佩奥(Pompeo)密切协调,定期与总统交谈,但一名高级国防官员表示,他上任时拥有更多的国防行业背景,“没有自己的议程”。

  索莱曼尼袭击反映出特朗普倾向于采取快速打击行动,以劝阻对手进行更长时间、更昂贵的部署,比如美国在叙利亚的驻军。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一位前官员表示,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C·奥布赖恩(Robert C.O‘Brien)的运作方式也不同于他的前任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博尔顿经常将自己的政策观点注入决策过程,并让内阁成员远离圈套

  官员们说,奥布赖恩认为他是协调员和调解人。作为前加州律师和人质谈判代表,他没有像波顿和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H.R.McMaster)那样与特朗普发生争执。特朗普经常抱怨麦克马斯特(McMaster)对他说三道四,或者试图说服他他错了。

  白宫代理幕僚长米克·穆瓦尼(Mick Mulvaney)也避免与总统发生冲突,或试图抑制总统的冲动,尤其是在国家安全决策方面。穆瓦尼是一名律师,也是前国会议员,他在国家安全决策方面的经验有限。

  他的前任凯利(Kelly)经常告诉军方官员,他想在特朗普真正执行他的一项命令之前与他们交谈,有时还让他们推迟。例如,当特朗普在2017年末命令美国离开北约,或美国军队离开中东时,高级情报和军事官员被请来改变主意。

  一位前政府高级官员表示:“他会被甩出来,如果你争取到一些时间,你可以让他平静下来,然后向他解释他的决定可能会做什么。”

  官员们说,当特朗普去年决定将美军撤出叙利亚时,他的助手没有试图阻止他发表的声明。相反,用这位高级政府官员的话来说,它被分发给其他人“让他们知道”。此前,凯利和其他助手,包括当时的新闻秘书萨拉·桑德斯(SarahSanders),都曾阻止此类声明。

  那些支持鹰派伊朗政策的人,除了特朗普对德黑兰更加咄咄逼人的姿态外,还为总统周围的新一批顾问们欢呼。然而,民主党议员们担心总统可能无意中与伊朗发生更大的战争。

  “国家安全内阁的旋转门是一个真正的危险。与我们的任何盟友没有一致的沟通,“参议员克里斯墨菲(D-康涅狄格州)说。在一次采访中。

  墨菲说:“尽管马蒂斯是伊朗鹰派,但他最终成为内阁中头脑最清醒的人之一。”墨菲指出,特朗普目前的国家安全团队中很少有人“有过真正的外交经验”。

(责编: admin)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上海经济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上海经济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上海经济新闻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